首页 »

华为诉三星,中国企业真能逆袭吗

2019/9/19 12:35:55

华为诉三星,中国企业真能逆袭吗

5月份,华为开启“刷屏”模式。上周,华为正式在中国和美国同时对三星发起知识产权诉讼,过去中国企业在国际知识产权诉讼案里当惯了被告,这一次却主动出击,成为原告。然而,华为的一纸诉状,真的代表中国企业在知识产权领域长期所处的被动局面扭转了吗?

 

日前举行的“上海论坛2016”年会上,中外专家、政府官员一致认为此次华为诉讼案代表着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转折点。不过,专家也指出,虽然有了转折点,但在中国企业的创新路上,依旧布满知识产权的障碍和陷阱,新一轮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

 

知识产权升温折射创新力

 

华为诉讼案,虽是个案,却折射出近年来中国企业对知识产权的认知度与重视度显著提高,知识产权的竞争也日趋激烈。这一点,与国内企业界创新能力整体提升关联密切。

 

作为承担科创中心建设国家战略的上海,知识产权的保护、竞争与纠纷同样正在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统计数据显示,2011至2015年间,上海发明专 利申请增加108.6%,国际PCT专利申请增加114.9%,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达28.9件,居国内第二位。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吕国强指出,这三 项专利指标的攀升都说明上海在“十二五”期间更加注重知识产权的含金量。

 

上海启动科创中心建设以来,今年1-4月,发明、实用新型、外观三项专利申请量继续呈两位数增长。吕国强表示,科创中心的建设既推动了企业创新,又 推动了体制机制的创新。上海先后在自贸区和浦东新区先行先试,对知识产权的机制体制进行了重大探索,于2014年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建立了集专利、版权,以 及商标行政管理和行政执法于一体的知识产权局。

 

专利申请量呈两位数增长的同时,上海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数量也呈两位数增长。吕国强认为,诉讼案件数量增长,一方面表明出企业维权意识的提高; 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知识产权在创新过程当中的地位和作用进一步显现,各级政府、各类企业都在重视创新。“若没有‘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家也不会这样重视 知识产权。”

 

多数中国企业仍在成为被告

 

今天知识产权再次受到广泛关注,另一个原因是,不少国内企业的科技创新,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专注于核心竞争力的自主创新。

 

在业内专家看来,国内一些企业已经走出“跟随式创新”的阶段,可以向国外购买的技术,但更核心的技术别人不会出售。而要涉足这些核心领域,难免遭遇 海外企业多年来布局的“专利墙”,许多企业自主创新困难重重,不止研发本身艰难,还因为要随时保持警惕,以免掉进他人的“专利陷阱”,遭遇巨额索赔。

 

正因如此,当华为站起来向海外企业提起诉讼时,绝大多数中国企业仍在成为知识产权案件被告。

 

统计显示,去年上海全市法院共审结涉外知识产权案件409件,同比增长4.87%。境外当事人主要来自于发达国家和地区,其中涉美、涉欧盟国家案件最多。

 

吕国强介绍,在法院受理的涉美、涉欧盟国家案件中,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件145件,占40.62%,说明信息技术是涉美、涉欧案件争议的重 点领域;商标权纠纷案件123件,占34.45%,且原告多为境外当事人,说明欧美商标权利人非常重视对知名商标权利的维护;专利权纠纷案件59件,其中 侵犯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50件,占专利案件总量的84.75%,说明涉外专利侵权纠纷主要集中在科技含量较高的技术领域。

 

不理不睬的姿态在改变

 

即使作为被告,一些中国企业的姿态已经变了,从过去“鸵鸟式”的不理不睬,转变为主动应诉,通过司法途径以证清白。

 

从去年至今,上海有两家知名企业卷入国际知识产权诉讼案,影响很大。

 

一家是联影医疗,这家6年前新生的上海企业,进入被西门子、通用电气、飞利浦三巨头垄断的国内高端医疗影像设备产业。

 

然而从2013年开始,西门子在上海对联影连续提起诉讼,从“不正当竞争”到“侵犯知识产权”。漫长诉讼拉锯战中,西门子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没有放弃的意思。在去年的知识产权诉讼案中,上海二中院二审以涉案技术为公知技术为由,驳回西门子的上诉。

 

另一则案例是宝钢。就在上个月,美国钢铁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对中国出口美国的碳钢和合金钢产品提起337调查,在该申请书中, 宝钢受到阴谋价格控制、盗用商业秘密、伪造原产地三项指控。近日,宝钢发布声明,认为美国钢铁公司三项指控毫无依据、完全不符合事实,据悉,日前宝钢已经 正式走上司法程序,回应美方调查。

 

“两家上海企业的做法和当年华为进入美国市场时很相似。”业内人士介绍,当年华为进入美国,受到思科知识产权诉讼“当头一棒”时,整个管理层都非常 紧张,甚至一度不知所措。在巨大压力下,华为决定应诉,凭借过硬的证据,最终思科撤销诉讼,双方和解,一场官司,反而为华为进入北美市场铺平了道路。

 

打官司只是一种手段

 

宝钢和联影,都是上海以创新能力著称的企业。宝钢多年来探索全球首发创新,在汽车用钢、硅钢等领域拥有了一批世界领先的技术。而凭借自主创新,联影在短时间内推出了全线产品,打破三巨头垄断,促使跨国公司降低产品售价。

 

相比之下,宝钢的历史比联影久得多,创新积淀也更深,但在世界行业范围内,两家中国企业都还只能算“后起之秀”。它们的探索,代表中国企业从“跟随 式研发”向 “策源地式创新”的方向转变,而在创新模式转型过程中,知识产权风险,如影随形。从跨国公司“不屈不饶”的诉讼的姿态可以看到,在国内企业打破垄断、策源 地式的创新进程中,对簿公堂的情况,正在日渐成为常态。

 

“知识产权壁垒不是一天形成的,是很长时间以来的积累。今天海外诉讼增加,是开放和实施创新驱动必定会带来的一种竞争现象。”吕国强表示。

 

那么,先天落后的中国企业,有没有可能冲破国外巨头的“专利封锁”,实现弯道超车?吕国强认为,在创新驱动战略实施以后,这种差距会缩小,但是不可能一蹴而就。

 

“正面应对,应诉甚至提起诉讼是一种积极的态度,但从根本上看,打官司只是一种手段,要解决根本问题,还得靠研发投入。”吕国强认为,只有通过加大 研发投入,强化原始创新,增强知识产权源头供给,才能拥有更多的、有竞争力的原创技术,才能真正形成并拥有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国际话语权。同时,还要不断壮 大创新主体,引领创新发展。

 

对此,在“上海论坛”关于知识产权的专题讨论中,美国前商务部副部长大卫·卡波斯表达了相近的观点,他认为华为起诉三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举措, 而华为这种对自主创新进行保护的行动,是基于其已投入了巨大资本进行创新,此外,华为还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以求获得更多的投资回报。这些根本的研发投 入,隐藏在诉讼案之后,却是华为提出国际诉讼的底气来源。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题图编辑:项建英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