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公园相亲女:找个对象有多难

2019/8/14 10:14:07

人民公园相亲女:找个对象有多难

 

失败的第一次

 

“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围城》

 

第一次读《围城》是在高中,在那个管他粗茶淡饭还是山珍海味,管他有房没房、开不开车,只管没心没肺享受“严禁早恋”校规下偷偷摸摸小爱恋的年纪,根本没有办法理解这句话。

 

只是偶尔在寝室夜话时,会天真又笃定地说一句“我是23岁大学一毕业就要结婚的”。现在想来真是好好笑,谁给的自信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但那个时候,就连我妈都觉得这并非不可能,并且还支持我“早恋”。

 

不过现实总是残酷,即使有这样天时地利人和,我依旧不争气地在20+的最后一年,还在相亲路上扑腾。

 

第 一次相亲是因为好玩,对象是我大学做家教时,学生的爸爸介绍的。对方是财大博士,某会计事务所的精算师,年薪上百万。只是那个时候仗着自己年轻,实在不想接受一个连1米6都没有的瘦子做自己的老公。我承认是我“外貌协会”了,并且理直气壮地觉得,因为自己也不高,怎么也要为下一代着想,提高一下“平均水平”。

 

这是相亲最常出现的问题——以貌取人。因为大家互不相识,见面第一件事就是上下打量,美丑高矮根本就是下意识的事。如果在之后的聊天环节没有什么足以弥补长相缺憾的优点,自然也就没有下文。

 

相亲角常客

 

这次因好奇而生的相亲,却让我妈来劲了。不知她从哪里知道了人民公园相亲角,自此我便在这个著名的地方占有“一席之地”。

 

现在几乎每个双休日,她都会在那里派发写有我个人信息的“小广告”,还特地用A4纸打印了一张取名“寻缘”的相亲简历,上书我的年龄、职业、兴趣爱好等一堆个人信息,以及对男方的要求,挂在专门的布告栏上。然后,我就差不多以一个月3-4次的频率约见相亲对象,其中不乏奇葩精品。

 

在我记忆中,早几年人民公园的相亲男们,多数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不说请吃饭,至少见第一面的茶钱,定是他们埋单。但最近1年多的时间里,我遇到过不下5个见面时说“我们就随便走走聊聊吧”的相亲男,其中有人还会附赠“迟到”和“自备矿泉水”等有意思的行为。

 

当然,其中也不乏让女方付钱的相亲男。那是位在见面前天天电话跟我沟通三观,将结婚纳入议事日程的公务员。2周后,他提出“明天,我们见一面吧,要不就到你家附近的公园走走?”听到这样的提议,我直接就想说NO,但念及我妈的耳提面命“这个小伙子老好的,不要错过!”只得克制有礼的回复:“要不这样吧,这天也挺冷的,我请你去哪里喝个下午茶好了。”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然后,在我付完账后就没有了然后!

 

后来听我妈说,人民公园还有姑娘遇到过男方说钱包忘带和男方中途借上厕所再未出现的惨痛经历。也许你会说,很明显人家不喜欢你才不愿花这个钱啊!好吧,那么我遇到的那些明明对你有好感,却要把你贬得一无是处的男士们在想些啥?

 

搞产品设计的某先生,是为数不多说要请吃饭的相亲对象,但那餐晚饭是我长那么大吃得最不消化的一顿。因为我打羽毛球纯粹只是为了娱乐,被他说成不思进取;因为我对未来生活的描述不够具体,被他批评说不够真诚;当我实在不想再多说多错时,又被强行要求“你说呀,你说出来我才知道你怎么想的啊!”……

 

我只想说:“够了!”第二天,他爸电话我妈,说儿子表示想要进一步接触。好在我妈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婉拒了。

 

其实,相亲那么久,多少还是遇到过一些觉得可以再接触看看的男士,却每每都因为双方节奏不一致而无果。与某区政府做事的相亲男就是这样,在一周一约的频率保持了差不多1个多月后,不欢而散。

 

我不是打折商品

 

相亲那么久,从最初的好奇到现在的厌烦和无奈,我只想说,在这个恋爱自由的年代,我却像是一件商品,在人民公园相亲角被“明码标价”地“连连挑”。

 

在我还是25岁的时候,我妈在我“寻缘”简历上对男方的身高要求是1米74以上,现在已经改写成1米7。有一天,她甚至来问我有个1米69的小伙子要不要见一下……我也曾经和娘亲大人斗争过,让她放过我。但是人民公园的那个小环境,让她心态一天糟过一天。在她眼里,我已经从一个全价商品变成了一个打折促销品,随着年龄的增长还会越来越不值钱,唯有抓紧时间多相亲。

 

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在相亲这条路上扑腾多久,不可否认像我这样交友圈有限的人,相亲的确是认识另一半的捷径。但我更想说,请不要给像我这样的女生太多的压力。结婚生子不是九年制义务教育,是没有办法统一嫁人时间的。我知道很多人的关心是出于好意,却也不希望因为“恐剩”而匆匆走进婚姻,酿成一生的遗憾。

 

婚姻不该是座围城,而是应该像钱钟书写给杨绛的“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未想过结婚的事。在和你一起这么多年后,从未后悔娶你为妻,也从未想过娶别的女人”!我仍会静候属于我的缘分。